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圆桌一:设计引领商业街区
2017-05-21 14:28:3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对话主持:周健工《福布斯》中文版总编辑(左一)对话嘉宾:吴 越 LVMH集团中国区总监(左二)罗启妍 珠宝设计师、文化艺术策划、咨询顾...

对话主持:

周健工《福布斯》中文版总编辑(左一)

对话嘉宾:

吴  越  LVMH集团中国区总监(左二)

罗启妍  珠宝设计师、文化艺术策划、咨询顾问(左三)

张  颍  青蛙亚太区总经理(右二)

李翔宁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助理、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右一)

周健工:上午我们谈的话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词,就是生态。你想建立创意与设计之都,还是有的产业生态环境。我们知道不管是设计一个智能手机还是做一个互联网公司,大家都觉得我要做一个平台一个生态,可见这个词在我们时尚和创意产业也是值得做一番探讨的。

我们知道奢侈品进入中国可以说是以摧枯拉朽之势,今天听外国朋友说进入了五线城市了。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推动所谓奢侈品行业背后很重要的力量实际上是设计和创意这一块。我想上午大家也公布了一个排行榜,全球现在所谓创意产业的排行,我们知道第一是伦敦,上海是第14位。第一个问题,我想问在座的每一位一个问题。在您的眼中,拿上海和国外的一些一流的,或者亚洲比较领先的创意产业发达的这些城市相比,上海有什么优势?有一些什么潜力?又有哪些不足?如果愿意跟国内的城市比也非常欢迎。

吴越:首先非常感谢有这样的机会今天参加这样的论坛,既然这个话题是生态,而且我们关心的是设计。谈到设计,像LVMH集团我觉得它的成功不单单是设计。谈到生态,当然我们是一个生态的组成部分,但是这个生态的组成部分。如果我们作为一个产业来说,品牌更像一个内容产业。当你在研究一个内容产业的时候,你在研究的是编剧、导演、灯光、摄影,那是一些技术问题,这个不是作为产业来说整体可以由某一个局部来代表的,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今天我们谈的是设计、硬件,可能我们要停下来思考这个问题。生态仅仅是在谈技术问题吗?这个是值得我们共同研究的。

既然开场的第一个问题,用上海跟国际其他都市相比。比如说和伦敦比,和别的地方比,上海跟其他中国很多城市来说,毫无疑问是具备它的优势,这个优势不是用理论的方式来讨论,而是事实已经让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情况。比如说静安区,今天集中了国际上那么多品牌在这里落户,中国的上海集中了那么多国际品牌的公司,把上海这个地方作为中国的总部,这个本身是一个事实,事实已经证明了上海这个地方在中国生态上处于优势,那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如果我们要来跟国际的高地比较的话,我们缺什么?这个可能是我们要研究的,我们还缺什么?能不能做到国际上第一流的?这个是我们要研究的,当然这里面包括灯光、导演、编剧,包括所有的一切,但是我们更关注的还是共同的,是整个的生态,生态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我相信我们会越来越重视的,那就是消费者。没有消费者的环境,在国际的都市,在我们今天讲的话题当中就缺少了生态当中最重要的空气、氧气,没有氧气的地方可能就没有动物、植物,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想要先说的。

罗启妍:首先,非常感谢给我这个机会,今天早上听得很精彩。你问的生态,我去年代表香港政府在世博做了一个设计的展览,刚刚我也是用这个词语,创意的生态,知道生态是非常有基础的,什么是生态?开始是一个希腊的名字,就是从最基本的开始,慢慢长大,变成一个文化,每个城市都有它的生态。我是读历史的,所以我一定记得上海的重要性,上海在30年代是世界上第二大最重要的城市,第一听说就是柏林,上海是大都会,经过这些年已经变了,上海怎么提升它的地位?上海和北京不一样,上海是一个对外有基础的城市,我可以用香港来比较,香港年轻得多,但是香港的生态是一个非常向外的市场,这是非常重要的基础。怎么样可以启发创意领域?我很想先谈谈,一个城市是有它的灵魂、生命力的,伦敦有非常长的生命力,巴黎也有,当然是年轻一点,但是你看伦敦变到现在的创意之都,是一个国家有策略地领导,国家收集了很多不同的设计,变成欧洲最重要的市场。去年你们创意之都,伦敦在变。政府要有一个领导,但是也有一个很重要的策略,你看英国、荷兰,用了15年的时光变成一个设计创意的基地。其实奢侈品是好的设计,是好的包装,但是什么是设计?设计是创意、创新的实现,一些设计是加了价值,你觉得有价值就觉得有价值。我觉得内容非常重要,我身为一个设计师,内容就是精髓,现在你可以宣传,你可以收集很多的元素变成一个品牌,但是最重要的生命力,里面有一个实实在在的价值,这个价值LV有,用很简单的功效,他们的历史,一路一路变到现在,里面是什么?里面就是文化。很多人都去谈设计,设计其实是一部分,设计是文化传承的一部分,所以我们觉得今天的谈话都是要宣传怎么样变得奢侈品,一个大都会很多的元素,会聚奢侈品的中心是一部分,谈到我们这一区,我们要建立这种凝聚力,激发创意、创新,是有很多功夫的。

张颍:首介绍一下青蛙。我是青蛙亚太区总经理我叫张颖,青蛙是全球顶尖的创意公司之一,所以我们的客户绝大多数是全球500强的公司,我们负责他们产品的更新换代和新机会的发现。所以从这个角度,青蛙进亚洲4年,我们看周主编说的两个关键字,生态以及上海和其他城市的区别。设计在产品创新的过程当中只是一个元素,如果以青蛙最基本的方法论来看,我们常年服务全球500强的客户,我们通常用的方法论,我们要从调研开始,从调研战略发现一个产品更新换代的机会,什么机会是一个真的机会应该是可行的,应该在客户的商业机构内部可以运作得开的,可以最后见结果的,这个发现机会的阶段本身就是某种合作。还有就是我们进入设计本身的阶段,我们把这个机会用一个人类的设计灵感把它呈现出来,同时这个设计将来是一个可交付的设计,意味着它能够被软件工程师开发,它最后能够投放市场实现商业价值。最后你得上市,这个设计肯定不是就设计谈设计,中间所有这些可实现性的验证,跟客户的磨合,设计只是其中的环节,设计师本身还要不停地跟周围的工程师、客户的商业决策人员,还有我们将来的产品营销人员,负责渠道和分销的,中间设计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

我们第三步,你把设计细化到第四步设计实施,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设计的不断自我完善和妥协的过程。设计本身有自我理想,但是会受到周围种种其他考虑的制约,最后我们说一个生产能够成为一个作品,成为商业价值的体现,它一定是跟周围的这些其他生态的环节上的元素有很多的互动磨合和妥协,我们在青蛙常常说一句话,最后设计成果顺利不顺利10%的设计灵感+90%的合作质量。我们每一个成功的项目都是这样。所以这就是在青蛙的角度谈生态。

看青蛙在亚洲在上海这些年和其他城市的区别,上海是特别有活力的城市,上海现在聚集着全球顶级的人才,当时青蛙把亚洲总部设在上海很大的考虑就是上海,上海是一个人才高地,并不发愁去吸引全球最顶尖的人才来上海,不管是欧洲人、美国人还是亚洲其他国家的人,不会像15年前进中国以前要考虑我是不是要先到香港,否则会不会遇到职业生涯的种种不方便。现在上海不会有这个问题,完全是一个全球的毋庸置疑的人才高地上海是排在顶尖的。跟全球最好的城市比都不逊色的。

还有它的活力还体现在它生生不息的创作的激情,我们会看到上海在近四、五年崛起的这些创意园区,一些作品也好,它的量和它不断提高的质,都是其他城市很难比拟的,上海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城市,要比较区别。比如拿上海比东京、北京、纽约这样的城市,我们会说上海的设计和创意整个就是感觉商业文化比较浓,比如说大家会看到东京,我们周围会有很多朋友,比如一个人很喜欢中国的产生,是禅宗,会发现很多,比如说台湾朋友、北京朋友他学禅宗学到最后发现保存最好的是东京大学,所以上海本身是一个包容万象的商业很大驱动力的城市,但是它是比较像东京,像一些其他的城市而言,它的文化在一个新的积累过程之中,不是说有一个持续的积累。可能是我们这个国家经历的一些事件导致了这种现象,也没有好也没有不好,就是现在这个阶段。他在一个新的积累过程当中,你喜欢禅宗就保保存最好的地方学禅宗,你喜欢茶艺就保存最好的地方。相信上海在很快的时间内会完成一个很迅速的新的积累。

另外一个差异,上海本身在一个发展的顶尖时期,所以大家可能对速度的要求,会以牺牲某种质量或者个人的生活工作平衡去满足对速度的需求,我们看同样一个项目,可能在我们全球的其他办公室需要半年的时间,在上海由于亚洲客户整体比较快,中国的客户更快,所以我们欧洲需要半年的项目可能在亚洲市场被压缩在两个月就完成了。也是很明显的,这个有时候我们产品创新行业也谈起这个来,什么时候这个市场也能对质量、质感,沉淀这些东西有一个像欧洲、美国市场可比的程度。这就是这个市场目前的阶段,市场任何情况下没有好与不好,只有这个市场现在在什么阶段。现在上海经历的阶段我们在看设计行业,在读一些过去的故事,那是战后德国、日本等等很多国家和地区都经历过的快速的积累时期这样一个阶段,包括对速度的追求、成本的控制,包括对一些山寨的容忍,它都可以让这个市场快速地积累知识、人才、资本去实现它下一步的发展。这4年成长过程中我们对这些现象是怀着敬畏的心态观察市场的成长和飞速地发展。

李翔宁:我想可能更多从城市建筑的角度讨论这样的问题,我觉得首先上海作为世界文化的都市,是有它非常悠久的历史,大家都知道在20世纪初这段时间,这也就是欧洲现代艺术,被称之为新艺术运动刚刚出现的时候,在那个时候上海是抓住了非常好的机遇,那个时候如果大家来看世界上最流行的潮流,作为上海是非常重要的重镇。我们举一个例子,当时的好莱坞的电影,最先在上海很快可以看到,这个在全世界不多的城市做到这点。另外在建筑和城市建造的风格上,有一个风格大家都知道,上海有很多风格被称之为艺术装饰派,这个实际上在当时全世界同时流行的三个城市作为艺术装饰派的重镇,纽约、巴黎、上海,现在到那里还可以看到比较相似性的风格。曾经上海在时尚、文化创意方面都是走在世界比较引领的阶段。我曾经读到过日本人写的博士论文,谈日本人的现代性,日本人如何认识现代社会对他们传统文化的冲击,日本是一个学习西方非常积极的国家,所以在他们的文化里面,在20世纪初就开始有很多日本人,甚至更早就需要到西方世界去学习科学和技术。在他们决定到西方去之前,很多日本人会先来上海看看,可能上海是当时的西方世界的窗口,当时反映上海作为潮流和文化的重镇,和它向世界传播和周围腹地传播的重要的引领作用。今天上海作为设计之都,刚刚周主编问它的优势和劣势。现在整体的基础相比其他城市来说非常差,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在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文化断层以后,整个对于设计的价值不认可,我们在日常生活很多便宜的用品当中都缺乏设计,造成了整体的品质非常差,但是这又是上海的优势,上海有这么多人口,今天又能够吸引这么多人才到上海来,这么大的需求量和市场,不管从最低端的日常生活必须品的消费到我们今天上午在谈的奢侈品的消费,实际上都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在这个里面各个层面上实际上都有非常大的工作量可以做的,也就是怎么通过设计、创意来提高我们的品质。任何一个最简单的物品,这个矿泉水的瓶子两三年以前我们注意到它的设计可能挺丑的,现在你可以看到,包括这些最日常的用品的设计和生产,都比以前要上了一个层次。正是因为这个巨大的落差,实际上造成了上海现在可能还是有的发展空间。既是缺点又是优点。

奢侈品和文化创意的关系我做一点回应,这个和上海文化断层或者在普遍的民众整体意识当中缺乏对设计和创意的尊重和基本的认识是有很大的关系的。今天我们也知道在西方或者欧洲或者美国,人致富的过程很缓慢,经过很多代人的积累,这个过程当中各方面的修养都是跟得上,比如很小爸爸妈妈就带孩子去美术馆,中国的很多学生教育,基本上在读大学以前,如果不读艺术史课,受到正规的艺术史方面的教育或者艺术鉴赏方面的知识和培训是非常少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缺陷。今天中国人或者上海人迅速地口袋富起来之后,他们也非常热烈地拥抱了消费者的文化,就是奢侈品的文化,可以在这个识别当中,对他们的品位的选择会有很大的差距。我不知道这些奢侈品品牌,他们应该也做过这样的调查,对于亚洲,中国、日本、美国、欧洲,同样一个品牌里面,他们对什么样的设计上的差异。

周健工:LVMH做过这个方面的调查吗?

吴越:我觉得对这些市场的观察应该是有的,但是未必都是有一个问题就是完全对号入座的答案。

李翔宁:可能在欧洲奢侈品的消费,它是基于客户对于这个品牌文化,甚至它设计的理解或者一种喜好,中国我觉得可能更多的是突然很有钱,对于设计和艺术的鉴赏能力是一个巨大的空白的时候,他就很快地拥抱了这个品牌,可能更多的是拥抱的是这个品牌所携带的另外一部分信息,关于财富、身份,社会当中阶层划分的定义,这个对于奢侈品品牌在中国和西方很多国家接受度上的非常大的差异。这些多决定了上海未来虽然市场是很大,而且未来发展的前景空间也非常大,但是我觉得在文化和品位上还是有很大的挑战和可以提升的地方。

周健工:我第一个问题先问一下吴越,今天上午一些人说,香港有80%的人用LV,日本有67%,我想问一下,上海中国对于LV一个这么重要的市场,LV是做内容的?

吴越:我说LVMH集团是一个内容产业。

周健工:这个更准确。我想问一句,当一个地方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它会不会成为一个从事内容产业创作灵感的源泉呢?比如像上海中国这个地方。

吴越:今天我间接地听到,很多人刚才也已经提到奢侈品对这个市场如何,今天我们的话题是生态。为什么在话题生态的过程当中,大家感到非常难以自控地想到是某一个品牌呢?我们也要问一个问题。其实我个人认为,奢侈品这个产业其中的品牌,你可以对这个品牌有喜欢有不喜欢,或者今天喜欢明天不喜欢,最重要的事情大家不要忽视的是奢侈品这个产业其实带领着中国市场由粗糙走向精致,这个是最重要的。我们的生态也是如此,我们是经过了一个革命年代的粗糙,进入了一个改革开放以后的精致,温饱之后人往高处走,我们整个社会在生态上也在往精致方面发展,也在往精致方面追求,在这个过程当中,奢侈品牌、奢侈品行业起了一个很积极的作用,这是非常重要的。至于您刚才讲的香港也好内地也好对某个品牌如何如何,这个假设我想没有办法马上接受,这是某某公司某某研究,我们马上把这个信息拿过来做一个事实,然后对它进行评判,我觉得至少LVMH集团的代表,我无权在这样一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情况下做判断。

周健工:最起码中国和上海对LVMH是很重要的市场。

吴越:全世界任何行业中国都是很重要的市场,问题是我们现在关心的是这个市场是不是因此而造成对这个产业有所互动?但是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可能我们已经忘记了,我们有没有在座人发现,所有全世界欧美化妆品有一个叫美白系列的?欧美有吗?没有。市场本身就是一个互动,所以一旦这个市场有一定的量的时候,我们今天所有人都接受,所有的欧美化妆品,好像应该从欧美带来的,事实上美白系列,欧美原来是没有的,这是亚洲人的需求。所以应该推理,致癌中国变成一个巨大的市场,我相信这个互动会继续发生,并不是因为中国而发生,是因为客户的群体的量而发生,这是一个不例外的事情,不是因为中国而例外,这不是一个例外。谢谢。

罗启妍:我想补充一下,你们是大品牌,我是一个小品牌,我用我自己的名字,我去西方,非常勇敢,在纽约开始,我可以做一些比较,中国和日本市场的区别。我花了大概半年进了日本的市场,因为他们崇洋,中国也是非常崇洋,但是有一个很大的区别。中国对于素质不太懂,但是日本他们一看知道制造的优势,对于素质的了解非常高。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我是做珠宝的,珠宝在中国是最后一个奢侈品,中国人不太了解。中国人盲目地买翡翠,要多一些设计,不用,这个价值观不是设计,是材料。钻石,现在全世界最多的市场是中国和印度,印度有传统,他们喜欢珠宝,中国买的是投资,是价值。所以关于LV和卡地亚非常成功,买卡地亚是为了保值,设计当然是好,但是不太重要。中国跟日本一个很大的区别,日本奢侈品的市场听说上一半年这么坏的经济也是升了21%,他们奢侈品的市场都是容颜,但是中国要在奢侈品里面,不是因为你的牌子买,而是根据设计买,我觉得也要一段的时间。

周健工:我们刚才不自觉地做了很多关于奢侈品的比较,现在正好张颖在这里,我再问你一下。你刚才谈到了一个问题,大家过多地追求一种速度,但是一个品牌的培养,一个优秀的设计师的出现是需要一个生态系统,然后需要一段时间培养才能出现的国际级的设计的工作室或者大师,从你来看,从你们的青蛙设计来看,你们在中国这个方面发现了哪些信息?

张颍:我们成长速度,如果大家可以分享到速度,那是一件很幸运的事。人才确实是需要一些时间的积淀,我们希望不损害我们交互质量的情况下越快越好。我们有一个客户说过一句话,为什么这个市场对速度、成本这么敏感?它对设计,对这些高议价能力的东西相对来讲比较妥协?就是从风险回报的角度看,我们在座也有学财务的朋友,便宜的东西快的东西一定有人要,便宜的服务快的服务一定有人要,好的服务有人要吗?好的服务意味着你来必须订位子,这个每个人都喜欢,不一定。这个手机700,很快,这个东西恐怕没有人不喜欢。我不赞同这个市场完全没有意识到设计的价值不去追求这个,经济是很大的驱动力,从它投资回报的角度,如果这样的发展方向是最短期能够实现最大的商业的增长速度,它为什么不这么做?盗版也很严重,知识产权结构不健全、法律不保障,可以盗版为什么不盗版?企业只肩负一个目的,我的投资我要分享最大的可以实现的速度,在我的法律框架和我的道德底线的约束范围内,如果这个东西是多余的或者可做可不做,那就是奢侈品,我到那个地位了,我愿意做多一点就做多一点,不做就不做。

周健工:做产品设计,因为青蛙是做产品设计的,做产品设计的思维可能跟做一些时尚设计邮电部一样,可能没有一个在艺术上极值的需求,只要满足需求,就是很好的价值。

张颖:我们不是艺术家。

周健工:我就想到我们的李翔宁教授,刚才有一点批判的态度,你的消费者必须艺术修养提高到一定的层次上,这两者之间,你们是不是有不同的思维呢?

李翔宁:我觉得这是两方面的工作,必须分开。第一,其实刚刚吴越先生很奇怪为什么我们一直在谈奢侈品,可能因为他上午没有来,我们这个主题演讲就是关于奢侈品的。我们不说奢侈品,国际大的品牌,应该更好地能够做一些促进文化和艺术,这些品牌有很多已经做得很好了,像LV有创意基金,你们知道英国有一个非常有影响力杂志,它每年都会有一个最有影响力100个人和机构的排名,很多年的排行榜上,他创立这个基金会,旗下拥有美术馆,有很多中国的艺术家,这也是为什么好多年他可以排在世界当代艺术最有影响力人的榜首。像普拉达基金会也在做这个工作。这个有助于大家把国际一线品牌的注意力单纯从它产品财富的纯价值上,而更多关注到设计的价值上。美国的艺术家曾经说过一句话,饱嗝里是当代艺术最好的博物馆。你去看饱嗝里的珠宝设计,他请了最好的设计师做,它影响了设计的潮流。一线品牌要从它艺术和设计的价值,而不光是看它所蕴含的关于价格的价值,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应该认识到的。

第二个,从中国人,我们讲培养自己的设计师和自己的大师,我也有一点认识。今天中午跟几位交流的时候也说到,中国人有一个缺点,这么多年来发展成的一个劣根性,大家都不愿意很多年做一个事,如果做一个行业或者我开一个店,我做这个行业很成功,我有钱了,我马上就会转到另一个更有钱的行业,所以不管是做广告出身的,还是做机械出身的,还是做生物制药出身的,到后来你发现他们都投向了房地产,只要自己积累了足够的资金都会转向房地产。在中国建筑师,从我自己的本行建筑设计师的角度来说,最近意大利的设计品牌请世界上最有名的设计师设计产品,最近也请了很多中国的设计师,但是我觉得中国建筑师有一个问题,从设计的风格上也是不断变,今天非常流行日本风,过两天受西班牙的影响,再两天是法国的因素,很少有一个人非常执着地在做一件事情,这是中国整个社会目前非常致命的问题。对于设计和创意也如此,中国最近有一个建筑师,就是杭州的建筑师王述,得了一个法国建筑科学院的金奖,他最后是击败了一个英国非常著名的建筑大师。中国的建筑师我也不完全喜欢他的风格,但是为什么他能够得到国际认可?是因为他在这么多年一直在中国建筑师当中非常少的,一直在做同一个风格,而且在这个风格的基础上不断往前推进,而不会朝三暮四。

还有英国的建筑师,杂哈哈迪,他是一个国际级的建筑师,他在自己生涯的前30年没有任何作品建成,如果他转行今天就不会有这个人存在了。他能够坚持着这么几十年没有建筑设计作品,保持自己风格的追求,今天获得了一个成功,我觉得这个对中国建筑师是一个警醒。

吴越:我们台湾同胞和香港同胞特别不理解的是大陆同胞喜欢把很多问题当成一个技术问题讨论。我开始的时候就说过,现在还要提,其实我们是离不开这个市场的,消费者是最重要的一个生态组成部分,但是我个人的观察,这个观点不代表LVMH。中国的很多搞设计的团队,想的都是要得奖,想的都是要到境外去,但是很少注重一个问题,所有的生态其实我刚才打了一个比喻,内容产业,我还要打一个比喻,其实是一个叫杰出性的运动。我们的奥运会得了50个金牌,但是大多数金牌是可以关起门来练的,如果接触式的比赛就不行。最关键的是要在市场里面检验,我们有没有把我们的东西放在这个市场,赢得我们国人的喜爱呢?而是想着要卖给外国人,中国人不重要吗?其实中国这个生态就是在这个地方,今天我们全国有那么多的城市在办所谓的时装周,上海也在办,有人就问我为什么我们的时装周不能办到巴黎、米兰那样的?我就说,国际的时装周不是演出,后面有买家做订单,每个时装周后面有行业的人支撑着它,它才造就这个品牌。今天我们如果我们想的都是专家评论哪个是对的哪是是好的,这个事情生态上就有缺陷了。LVMH这个集团有60多个品牌,全世界的品牌,没有人规定它是一线品牌,也许昨天它不是,今天它才是,今天它是,未必明天是。这是市场在决定它,它今天属于第几位,不是我们封的,也不是一个权威机构一个专家决定的,电影如此,今天电影的票房不是专家决定的,是有没有票房。我们所有的这些产品品牌都是在这个市场上来决定的,生态最关键的是要跟消费者互动,不是由专家来决定的。这个我觉得可能是一个最关键的值得重视的,而不是在研究有没有对有没有错,这个重要,但不是决定因素。谢谢。

罗启妍:市场很重要,你们的设计、产品一定是优秀的,但是哪一个是最好的呢?我举一个例子,我是香港设计中心的董事,设计是很重要的。

吴越:国际品牌在中国的成功是中国消费者的互动,这个重要的是缺的东西生态当中,并不是说其他东西不重要。

罗启妍:需要元素的程度是怎么样衡量的。一个品牌80多年,这个是历史文化的传承,是建立品牌一个很重要的元素。设计一个品牌,设计师的影响力,这是很重要的,中国拿奖是最重要的。我也是评论世界杰出华人设计师,可以说是全世界公认的最重要的华人拿到的大奖,我们很想中国大陆拿到这个奖,可是还是没有。其他的都是华人吗?在外国在香港,有很多优秀的华人住在巴黎、纽约,但是中国人为什么还没有拿到这个奖?可能明年、后年,我觉得可能还是设计的影响力还没有成熟。

还有另外一个奖,就是一个企业的奖,就是有贡献。怎么样的影响力?怎么贡献?不是一个设计师的成功,是市场的成功。在中国很大的市场,这个不只是市场的推广,这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力。杂哈哈地是有影响力,但是它的建筑物不一定好。谁拿过一个大奖呢?就是北移民。中国人这么多的比赛,这么多的拿奖,真正有影响力有内涵的奖项不是这么容易的。

周健工:吴越和张颖明显是市场派,市场就是你的消费者。中间最重要的基石,市场是很重要的,市场是检验你这个设计师最重要的标准。罗启妍女士和李教授,你们非常看重它的专业水平,达到的专业水平。所以我再想请教一下张颖,你跟吴越是同样的看法吗?

吴越:我们觉得市场是最终检验的标准,同时我们也不是极端派,我们觉得青蛙肯定是市场派。青蛙不信用户调研,我们经常举例子,你的需求下一代市场的需求履行工具应该是什么样的?别人可能会告诉你需要一匹很快的马。市场有的时候前瞻能力不是一个普通的市场中的消费者能够想象得到,或者他有这个眼光捕捉得到,专业能力的价值是有的。所以我们说市场是可以被引导的,有些人真的有眼光,他有判断有坚持,他可以忍多少年,最后引导一个方向,那是很伟大的。但是如果他引导的方向,比如他忍了30年、50年市场还是不认可,那就没有意义了,这个可能说明他的判断是错了。大家也会说我有很多判断,但是任何一个判断,如果你一个地区一个市场差很远,而且没有人支持,没有人效仿和相应,那这个判断绝大多数情况下是错的,历来如此的。

李翔宁:我想补充两句,市场是非常重要,但是我们坐在这里的目的,这是一个设计创意的论坛,我们操纵的是上海怎么样作为创意产业和时尚之都。如果完全是以市场为指标,做文化的人没有一个引领社会往前走一步的义务,那上海已经非常成功了,它已经是世界上非常重要的商业之都了,上海的市场那么大。我想还是可以考虑一下,我不否定市场,再回到刚刚哈立德的例子,30年说明他不符合市场,市场是需要引导的,他忍了30年没有作品,但是当有几个作品造起来之后,你去看,世界上所有的重大项目投标,80%以上的方案都是哈迪的风格的,这个不说明市场不接受,而是没有一个适当的契机让他接受。有各种各样的因素,市场是可以改变的,或者是可以引导的。

周健工:大家观点已经非常清楚了,我们留给台下的听众,提两个问题。

问:谢谢台上的嘉宾,讲得非常好。我是秦艺服饰公司自总经理,我想提的问题,所有的奢侈品品牌都是用非常高昂的价格在做零售,我们中国的品牌不想这样做,我们秦艺这个品牌,我们不想用太贵的价格来做销售,但是我们想我们的品质要像国际的奢侈品这样的品质这么好,但是它的价格是让我们比较多的希望享受很好的服务或者享受很好的品质的客户能够用得到的,我这样的想法你觉得可以吗?

吴越:我前面也看到Fashion  Show,今天上午我没有参加,但是我对这个话题并不陌生,整个话题就是包容。刚才我在想静安区这个地方,又有俄罗斯苏维埃政权象征性的建筑,又有历史建筑又有现代社会,既然谈奢侈品,又有民族的东西,本身就是精采。今天我们一谈到奢侈品好象有一个模式在那边,其实不然。奢侈品我们想的就是LV吗?很多人就是这样想,一提到LV就想到LV,忘记我们有60多个品牌,何况奢侈品行业有各种不同的门类,其实也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认为一样的,化妆品也是奢侈品的其中一类,但是今天有人在问化妆品是不是我力能所及的吗?你要想的是打开这个框框,你要做你这个品类当中最精致的,走出你自己的路来,吸引你认为的相对的高端人群。我们国家领导人为什么要穿这个衣服呢?这个可不是平民,为什么要全世界的首脑穿这个衣服呢?这个不是平民吗?所以要跳出条条框框。

问:我有一个问题想问吴越总监,因为刚才整个论坛过程当中吴越总监一直很强调艺术或者设计是奢侈品的一种生态观念,我的问题是这样的。LV进入中国这么久,为什么我们很难从LV的产品当中看到它存在相当数量的中国元素?是不是这个跟你所强调的生态系统是有矛盾的?是不是这样也证明LV在中国的成功并不是在设计本身,或者强调生态系统这个价值观,而是在它的营销模式?谢谢。

吴越:我知道大家都难以避免要问LV,但是我再强调我在这里不是代表一个品牌跟你对话,所以我个人觉得这也是难以避免的状态。最关键的问题,你刚才提出一个问题反映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这一个市场的很多人被培训为要喊口号,难道你觉得一个品牌跟市场的互动必须是一个口号的形式出现吗?今天LV是一个法国的品牌,为什么要变成喊中国口号才认为跟你中国的消费者互动吗?你刚才问的是有没有中国元素?为什么所有的品牌都不能舍弃,非要变成一个你认为是中国化的东西呢?你也是自己要去问你自己了,今天每一个品牌都有自己的特性,我们刚才看到的秦艺,是一个中国元素的东西,如果它到了法国,难道法国人也要问为什么看上去像中国人呢?不会有人问这样的话吧?因为这是品牌的定位。所以你现在这个问题本身可能要自己去研究了,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你为什么觉得LV这个品牌要变成中国面孔呢?何必有LV呢?比如举一个例子,我提醒你想这个事情,这个有一点公式化简单化,刚才我见面已经说过,所有的欧美品牌都有美白系列,但是你没有觉得它变成亚洲品牌吧?证明品牌所谓的跟市场、消费者的互动并不是以口号的形式出现的,并不需要以口号的形式出现,今天的中国元素你知道不知道一旦变成世界流行的话,就不是中国元素了,因为它不带一个国家的烙印在上面。今天你知道不知道在法国那么多品牌,大牌没有法国设计师了你知道吗?不是美国人就是英国人了,这个就把它变成不是法国品牌了吗?也没有人问这个问题吧?所以这些所谓的民族和国际的问题,当你在研究这个具体事情的时候,我觉得我们都要回过头研究这个问题了。今天我们民族品牌都懂这个事情,杭州的娃哈哈为什么不叫杭州娃哈哈呢?因为他在做全国人民的事情。所以品牌和地域是看你的定位是干嘛的,上海滩,不是上海的品牌,它觉得上海这个元素是它品牌的定位,所以它叫上海滩。今天还有一个牌子是中国人的名字,但是不是中国人的品牌。所以口号要避免的。

周健工:我很高兴我们最终还是赢得了一些掌声。谢谢几位嘉宾。我们还是围绕上午谈到的很重要的话题,生态系统。我觉得这点很重要,虽然刚才大家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说市场是生态系统里面最重要的,有的人不同意。但是大家有一点认同,约翰上午也谈到了,生态和创意,你要有一个包容性,有一个自由发展的市场的空间,你要有一个平等。不是说这个品牌强势压制另外一个品牌,而是大家在这样一个生态系统当中能呈现出一种多样性才能产生出一个非常好的品牌,也能造就一批设计师群体,如果我们能达成这样一个共识我也觉得很欣慰,掌声也是当之无愧的。谢谢大家。

相关热词搜索:圆桌 街区 商业

上一篇:地铁空间艺术设计精雕细琢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